美文精选网(kaid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刘疏花|翻山越岭的想念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3-04 18:0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刘疏花  墨上尘事
 
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 朱自清《背影》

风吹起来了,隔着厚厚的玻璃,她看见榆钱儿在地上打旋。榆树旺盛地站在太阳底下,叶片新绿,枝丫舒展得很自由。
 
这是五月的第一个星期六,阳光明媚。
 
街上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她住了七八年的小区,今天忽然才有时间发现,有那么多的榆树啊!今年春天的榆钱儿也多,花园的石子路上,坑坑洼洼处藏了清绿的已经被风吹太阳晒得有些干瘪了的榆钱儿,圆形的,只有拇指头那么大。一片片的,成片成片地聚在一起。有些会落在她的小院里,会落在花坛里。被她种下的花花草草那么一挤,就出不来了,过几天再看,已经没有了。估计已经干瘪得和黄土一个颜色。她想起他,年年岁岁的不见阳光,到底会不会也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呢?榆钱儿繁盛的日子,这种想念无法无天地扑面而来。
 
她在孤独,或者受了委屈的时候,特别容易想念他。隔着很远的路,隔着黄沙漫天,隔着山水万重,隔着尘土和天堂。
 
她想念过很多人,从她懂得想念开始。想念突然离开的儿时玩伴,想念曾经青涩的初恋男孩,想念过不怎么联系的朋友还有擦肩而过的一张张友善笑脸。可是,这些想念加起来,乘以几万立方,几十万、几百万,都不敌她想念他的万分之一。
 
他是她一直的信仰。他给了她无人可及的爱。写字的时候,不能想他,一想就会不知所措。受委屈的时候,不能想他,一想就泪落如雨。他留给她的物件或者回忆很少,可是留给她的传说很多。他离开的时候,她才5岁,甚至不清楚他的离开意味着什么。她甚至不懂想念。五岁之前,她的脚基本没磨过地,父亲架马着她,走过五年多的时光。那时候的街道、小巷,人来人往里,她是他珍爱的公主吧?她也有过不可一世的娇纵吧?
 
七岁,上学了。妈妈为了养家糊口去了离家很远的一个煤矿打工。留下一个她,两个哥哥,一个土炕和没有烟火的灶台。两个哥哥每天去学校很早,她起来要捋顺很长很乱的头发,把一张张被子叠起来。她很饿,她想做饭,却不知道吃什么。她学着妈妈的样子,用干柴火和玉米棒点着了火,然后放了一碗黑豆在锅里炒,铁铲在铁锅里划拉了好久,一吃发现还是生的。再看,灶里的火已经灭了。她继续点,火继续灭。一看要迟到了,她只能揣一兜不生不熟的豆子,抹得花黑的小脸也没来得及擦,就狂奔去学校。
 
进教室的时候,额前的汗水流下来,手一抹,一道道的黑印子。她一抠都会出来虱子的乱草一样的头发和黑瘦的小个子,她那条破了又补,补了又破的格子裤,都成了别人的笑话。他们笑话她是没爹的孩子,她争辩,她打架,她不允许别人笑话她,她有爹,最疼爱的爹。她就不明白了,没爹的孩子怎么了?
 
可能从那时候,她就懂得了看人眼色。她就懂得,他的不在是她悲剧的开始。所以她拼命地想念他,拼命地躲在土长城背后烧一堆纸给他。她看见妈妈躲在土长城后面哭得撕心裂肺,一屁股坐在土堆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吼。是的,是哭吼。因为她看见妈妈倾泻而下的泪水伴着歇斯底里的呼唤,声音里绝望的气息窒息。
 
她总是趴在堂屋的黑色木柜顶上盯着他看,黑灰色的照片土灰色的衣服,他的眼神那么安静,甚至有些慈爱。她想念他架马她的样子,也想念那一段记不清的过往,她公主一样的被他宠爱。
 
瞧,写得她又哭了。泪水打在手机上,一滴接着一滴,大面积地晕开,像极了花朵,全是忧伤的味道。他若是在天堂,也一定会看见的对不对?也会心疼和着急的,对不对?她握着手机的手,一点也不清瘦。她是幸福的,她知道他也这么希望。可是,任何一种幸福都不能完美,永远有一种缺憾伴着即将老去的她,让她抓不住一点希望。
 
他离开她,她失去他,所有生离死别的意义不过就是再不相见。该想念的一刻未停,不想念的,也不会再有打扰。
 
他本来握笔的手,他本来可以把脉的手,却直到离开也没放下过锄头。他种了一院子的苹果树梨树杏树葡萄树,秋天一到,瓜果飘香。他不舍得吃,看着三个孩子吃,他就蹲在那儿抽一根自制的卷烟,憨憨地笑着。葡萄树爬得老高,爬上了房顶。七月的正午,热得冒汗,感觉站在太阳底下可以被烤熟。她们不怕,葡萄架绿油油的一片片叶子密密麻麻堆在头顶,形成一片绿色的方伞,小风偶尔吹过,门板上躺着的三个孩子,幸福知足。
 
姑姑说,他很孝顺。说他是这世间最好的男子。是呢,他温良宽厚,贫穷却坚强。他好学热心,安静自律,他是她的爹。
 
每当想念他,她便忽视了母亲,也忽视了儿女。她觉得,他是她唯一的精神乐园。
 
春天一来,榆钱儿满树,满树挂满思念,是绿色的。是年年不知疲倦的想念,是年年鲜嫩的想念。不会枯萎,一直葱茏。
 
她努力做个好母亲,像他当年一样。像他早起晚归,像他努力奋斗;像他温良谦卑,正直无私。她要像他,成为他。
 
 
刘疏花(老霞),“墨安闲语”文学微刊编辑。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