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kaid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杨友全||嫂子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6-13 07:1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杨友全
 
写下嫂子这个题目,脑海立刻浮现出嫂子生前那一副俊俏清秀的面容,一种温婉可亲的情感开始在心河里荡漾开来。
 
嫂子是我们家的大嫂子,家里弟兄多,无姐妹,所以嫂子的嫁入给我们这个没有姐妹的家庭带来难得的温馨。嫂子洗衣做饭上手就灵,地里家里样样精通。
 
嫂子刚刚嫁来,没有一副新媳妇、娇小姐的作派,眉宇间透着满满的真诚,十足的朴实与善良,随着嫂子与弟弟们的亲情与日俱增,我们也由渐渐的陌生而变的如同姐弟一般。仿佛嫂子咋看都不像个嫂子,倒像个和蔼可亲的大姐姐。有了这种情感,在生活的耳目濡染中,总有一些难以割舍的画面已深深烙印在脑际,成为一个有良知的人难以泯灭的永恒记忆。缘于此,尽管嫂子已去世多年,但我一直以为嫂子没有走,她就在我们的家庭中间,嫂子先前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犹如影碟一般随着思绪的滚动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那是上世纪的六十年代末,大哥在部队当兵,嫂子穿着一身当下时尚的新衣服,在唢呐悠扬的鼓乐声中,嫂子从盖着篷布的牛车里款款下来,在媒人的携扶下,在乡邻观礼的簇拥下,迈着轻柔的小碎步,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踏过枣红色的地毯,步入装饰一新的庭堂。嫂子的惊艳面世,惹的一些参加婚礼的街坊四邻,亲戚朋友一阵唏嘘:“真是一个打着灯篓都难找的好媳妇,怕是上天派来的仙女吧!……”的确,别人的夸奖不无道理,应该是言简意赅,且又恰如其分。
 
那个时候大哥一米八往上的身高,军营大比武练就的身姿挺拔,一身草绿色的军装,再附加上三点红的标配。
 
嫂子一米六五左右的高挑身材,眉如远山,眼若秋水,嫩巧精致的脸蛋找不出一丝瑕疵,搭上那完美窈窕的身材,还有一双齐颈长的麻花辫,简直就是昭君出塞,貂蝉远嫁。尤其在那个政治氛围相对浓厚的年代,可称得上是郎才女貌,天造的一对,地就的一双。人世间的一等婚姻非他们莫属。
 
说嫂子是半个村子出了名的漂亮媳妇一点也不夸张,正是因为嫂子的俊俏,一般男孩子娶媳妇,姑娘出嫁都少不了嫂子的迎来送往,陪伴左右。有时赶上结婚的旺季,事主得先下请柬,不然就很难排上队。面对左邻右舍的前来相邀,热情好客的嫂子总是笑脸应允,把一件件,一桩桩喜庆的事儿办的漂漂亮亮,喜气洋洋。事主欢颜,嫂子笑靥如花,大美人的绰号在周围村寨十里八乡不胫而走,人们都说嫂子是赛貂蝉,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嫂子不仅长得好看,而且还有一副菩萨心肠,是个人好心善的巧女人。嫂子有一手剪裁技能和剪纸艺术,平日里谁家的孩子婚嫁什么的,一张红纸,一把剪刀,在嫂子的弯勾转绞下,一幅幅叠加的大红喜子,一对对才子佳人相守依偎的剪纸品,在嫂子的巧手伺弄下,宛若精雕细镂的艺术品脱颖而出,那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画纸,禁不住令人惊艳,啧啧称道。嫂子的剪裁缝纫技能堪称完美。我们弟兄几个,一年四季,夏里单的,冬里棉的都有嫂子依照时令为我们裁制一身得体的新衣服。嫂子做得千层底的布鞋既合脚又舒服,那细密的针脚,漂白的鞋帮,毛茸茸的鞋里,穿在脚上后,一种炫耀显摆的意味在大街小巷“嘚瑟”许久。
 
临近春节,嫂子都能给弟弟们量身缝制一身新衣服。到了除夕夜,我们一夜未眠,耳畔刚刚响起大年初一的炮声,我们便一骨碌早早起床,每当这时,嫂子便把提前做好的新衣服从葙柜里取出来,看着弟弟们穿在身上高兴的样子,心头的喜悦溢于言表,夸赞之余,莞儿一笑说:“嗯嗯,好看!……”嫂子是个特别会操持家务的人,是个过日子的一把好手。嫂子结婚的第二年,大哥从部队转业到石家庄钢铁厂工作,嫂子恪守“积少成多,粒米成萝”的致家信条,每月发的工资除剩下个零头作为日常开销外,其余的全部存储起来,人们说大哥是个搂钱的耙子,嫂子是个盛钱的匣子。
 
正是嫂子的细水长流,勤俭持家,在那个计划经济相对落后的年代,嫂子家存款已逾30多万元,家里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钟表一应俱全,两处砖瓦混凝土结构的新宅相继落成,成为当下整个村子名噪一时的富裕户。
 
常言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嫂子也有她的缺点,这缺点就体现在她的过于接济上,乃至于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了患病的苗头仍舍不得去医院做个健康的检查。人到了60岁,也是各种病患容易频发的时候。谁也不曾相信,嫂子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给可怕的疾病沾上边,她也没有躲过疾病的侵袭,她莫名言状地得了哮喘病。开始嫂子根本不拿它当回事,实在挺不住了,就到村上的小诊所拿点药对付一下,依靠自身的免疫力和病魔抗衡。我们曾督促她到大医院去做个全面体检,有病早治疗,早康复。可是嫂子只是淡淡一笑,把我们善意的规劝就轻描淡写地一口回绝了。我们知道,嫂子不是不想去,她是舍不得花钱啊!可是,嫂子哪里知道病魔猛于虎的道理,嫂子终于在65岁这年,可怕的病患在一天天吞噬着嫂子瘦弱的病体。
 
病榻上,我们一把鼻涕一把泪,急促地呼喊着:“嫂子!嫂子!我们是你的弟弟啊……”可是,急切喊声在病房回荡着,但只是个念想,嫂子已经没有了思想意识,此时的她早已停止了呼吸,根本不知道眼前的我们谁是张三李四。灵柩前,孩子们哭成泪人。声声哀鸣诉说着嫂子艰辛的一生,感动的参加葬礼的街坊四邻哭天抹泪,泣不成声……我就弄不明白,嫂子那么好的人,心慈面善,人又漂亮,按说应该长命百岁啊。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吗?不知这廉价的祝愿究竟应验了谁?面对嫂子的逝世,也有人私下里哌闲儿:“阎王爷后宫里正在遴选妃子,早就瞅准了嫂子亭亭玉立,貌美如花的容颜,被选中带走了……”听罢,我“呸!”的啐了一口,纯属胡诌八咧,要是那样,嫂子干嘛出落的那么漂亮,干脆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丑婆娘不就阿弥陀佛了。文已至此,我很想唱一首歌颂嫂子的赞歌,歌名就叫《嫂子》,嫂子——嫂子——歌声未起,我的喉咙却哽咽了……
 
【作者风采】杨友全,河北无极县人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