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kaid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刘忠祥||军旅故事之四:手表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6-27 16:5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刘忠祥(湖南)
 
1979年服役期满三年后我第一次回乡探家,为了掌握车船时间需要,向机关同年兵的吉林战友初丛杰借了他的手表。那时部队战友探家大家相互间都兴借东西,比如说借新军装、借提包、借腰带甚至借钥匙扣指甲剪什么的。我要借块手表戴着,总比我们机关炊事班老班长回河南探家时带一小闹钟放挎包内方便、派头。
 
这是一块南京产的“钟山”牌表,当时还未定制生产,被民间称为内供“试制表”。这时我虽已当兵三年,实际上见识还差得很,蠢得死,好长时间里理解成了“识字表”,还纳闷手表还可以告诉人识字?
 
这表当时售价为四十元,比起当时国家第一表“上海牌”来说,虽然便宜了八十五元,但也不是谁都买得起的,也不是谁都能买得到的,得凭票,得有关系,当然更得有经济实力。那时我们当兵第一年的每月津贴为六元,第二年为七元,第三年为八元,农家子弟们仍会分别每月至少攒下五元、六元、七元邮寄回家,以补贴家里称盐打煤油,或者供弟妹读书交学费买铅笔本子。这几块钱不但实用,汇款单也让父母那张脸有光,让邻居街坊艳羡。所以作为农家子弟的我们,要想在这三年服役期内置买一块手表,是件很难也很奢侈的事。初丛杰的父母都是有工资收入的教师,其家庭条件远在我们之上,也只能是拥有一块四十元的“试制表”。
 
那时部队对手表的管理有点像后来对手机的管理,很严(看来都是因为“手”不安分就容易惹祸),一般来说只允许排长以上的干部可以拥有、可以佩戴。那时部队不允许、至少是不提倡战士佩戴手表的。你个战士带个手表像回什么事?班长都没戴,显得你比班长排长连长还屌还牛?时间需要你掌握么?你只能是被时间掌握,被班长排长连长掌握,这种讲究就是个小资产阶级思想作风生活作风的问题。所以纵然你家庭条件好有钱买得起手表,也是要三思而行的,除非你不想进步争当雷锋式的好战士了,不想入团入党了,想破罐子破摔了。
 
初丛杰的手表实际上是他当兵入伍时爹妈送的成人礼物。这块表即使带到了部队,他也不敢显摆,不佩戴在手腕上,至多有时暗暗揣在衣兜里,没人时才拿出来瞧瞧,也许是感受一番父母的温暖,小心翼翼地爱护着。但机关里都还是晓得他有一块表,都对他高看一等。但小兵初丛杰这人却很大方很仗义,但凡有老战士老班长要回乡探亲时提出借用,一律满口答应,这就获得了上上下下的一致好感好评。机关首长们对他小小年纪即懂得低调、如此成熟表示出十分的欣赏,所以他就很快脱颖而出,从电话班调到了管理股当文书。现在想来这小子聪明,比我们农家子弟懂得对自己有设计,所以这家伙后来干到政治部副主任的位置。
 
那时除了“钟山”表外,还有其他品牌款型的手表,首当其冲的老大当属“上海”表,那是那时响当当的品牌,相当于如今的“苹果”手机系列,既是时尚也是身份更是档次。当时的售价为一百二十五元,相当于当时连排长基层军官月工资的两三倍。放在如今,若要花上两三倍的月工资去买一新款手机,也得痛下决心的,且不说当时购买“上海”表还得凭票找关系。当时拥有“上海”手表的人一般都会有些背景,新提拔的军官们如果没有很硬的关系,就只能是购买市场上不十分紧俏的如天津产的“东风”、广州产的“宝石花”、烟台产的“北极星”等有限的几个品牌手表,其价格分别大概为一百、八十之间,其档次就如同现在买“三星”、“华为”、“小米”手机。
 
也发现有几个南京籍的连长指导员佩戴的是说不来名字的老旧表,甚至是怀表,就纳闷他们不都是城市兵么?听说还都是高干子弟,怎么还戴那么旧的表?还是怀表?都什么年代了啊?后来才依稀明白,那表不是“欧米伽”就是“浪琴”,都是世界名表,越老旧越值钱。于是农家的孩儿们又开了一回眼界。
 
我戴着向初丛杰借来的“钟山”表,一路风光地返回故乡探家。在途中的火车上、汽车里时不时地大幅度手势抬腕看看时间,实际上是看看表,旁边的人谁也不知道那表是借来的,也不会看清是块“钟山”表。到得家里后,老娘一看我手上亮晃晃的手表,激动道:哎呦伢儿你买手表哒!还逢邻居街坊就说:俺伢儿买手表哒呐!话里透着崽在外的风光,炫耀着崽的能耐本事。一名叫弟婆的儿时伙伴把我的手翻起又放下,心生羡慕,说可不可以把表转卖给他,说我当兵在外脚路宽,搞得到“指标”。
 
在我真正拥有手表时,是三四年后的事,是一块青岛产的“金锚”表。只是这时候手表已不再是一种奢侈品,纯粹只是一个时间计量工具了。而且这种机械表很快被一种叫作“电子表”的东西冲得七零八落,部队里的一批广东兵福建兵深圳兵们通过包裹邮寄过来的五光十色、外观新颖、功能齐全的走私电子表,把机械手表昔日的辉煌和尊严一扫而光。
 
在差不多人人用手机计量时间的今天,手表主要的实用功能价值大大退化甚至忽略,要么只是体现在收藏,要么只是作为一种可有可无的普通佩戴饰物。
 
当然,如果是顶尖级世界名表如“劳力士”家族们,仍旧是当今人们地位、财富、身份的象征,仍然是一份大礼,而被人们所青睐所追逐,于是“表哥”“表叔”们常常在电视里被曝光。这应该是未被当初的发明者所能料想到的。
 
●作者简介●
 
刘忠祥,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人,现居长沙。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