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kaid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佩德罗·阿莫多瓦《高跟鞋》的戏仿与解构(1)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11 21:5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在影片《高眼鞋》中,构成情节剧主线的“陈词滥调”,是得自大众文化的“天使母亲”和“恶魔母亲”的“神话”;这也正是影片的后现代叙事的拼贴、戏仿与解构之所在。所谓“天使母亲”和“恶魔母亲”的“神话”,无疑是一个源远流长的叙事“母题”,同时大众文化一个可供不断复制的有效滥套—我们间或称之为“母爱情节剧”。所谓母爱情节剧可以获得某种大团圆结局,但一般说来,类似滥套多少具有“苦情戏”的特征,即,“让成年人落泪”的影片。类似“类型”通常出现在某种社会急变迁的时代,应和着观众某种压抑、挫败、无以付诸言说的内心伤痛。在类似“讲述神话的年代”,“天使母亲”和“恶魔母亲”的“神话”,几乎具有百试不爽的社会效力。其中,所谓“天使母亲”的“神害”,似乎是一个更为古老的主题—令人无限同情、又深感敬仰的女主人公、一位母亲,伟大的、不朽的母爱是这一角色主要的、近乎全部的性格特征,她将为了孩子而奉献一切,牺牲一切。在其最典型的情境中,这位地位微贱、身份暖昧的母亲,会献出自已的孩子—一为他换取一个更高的社会地位,更好的成长环境,而这位母亲会隐姓運名地、微贱地生活在孩子身旁(诸如在孩子的养父母家中充当一个极卑贱的庸人,在众人、包括她的儿子的无视、乃至蔑视中,幸福地注视蓄孩子的成长)。类似“母爱情节剧”中的典型高潮戏,则是母亲的孩子/儿子陷入了某种黑幕、阴谋之中,母亲挺身而出承担起全部罪名,为孩子儿子抵罪;这牺牲与苦难还包括孩子对她的厌弃、谴责,社会不公的惩罚将是出自她的骨肉/儿子之手的裁决;直到莫相大白,母子相认。而“恶魔母亲”的“神话”尽管同样历史悠久,但作为一个大众文化的“神话”,却是借“通俗版”弗洛伊德主义方才获得流行。所谓“恶魔母亲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母亲,这种对孩子/儿子的占有欲使她邪恶阴险、乃至疯狂可怖;她不断阻碍孩子/儿子的成长,尤其是不断地剥夺放逐他的欲望对象,使之无法顺利地通过成人之门。依照弗洛伊德的阐释,那是被匮乏和自卑所折磨的女人,她试图通过阻断儿子的成长之路,在精神上使之“胎化”而永远占有他,以便在想象中获得、至少是分享“菲勒斯(phallus,直译为阳具象征或阳具崇拜)”权力。

而影片《高跟鞋》的拼贴在于,它同时使用了这两个似乎水火不相容的母亲“神话”,贝吉的角色实现了恶魔母亲与天使母亲的同在。无需赘言,这当然不是现实主义写作中的所谓“圆形人物”—具有立体、丰富、复杂的性格层次的人物塑造,而是次后现代的戏仿。作为阿尔莫多瓦所钟爱的游戏之一,便是他更换了这组母亲神话/滥套的性别主体,一个女儿的故事取代了那个不言自明、不容置换的儿子,一个母女间的爱恨交织的故事取代古老而常新的俄底浦斯故事。也正是在这里,阿尔莫多瓦引入了另一个拼贴元素、戏仿对象,一个恶魔母亲“神话”的女性、电影类型版:成功的女艺术家(或事业家等等)和她的平庸女儿的故事;不同于母子故事中的恶魔母亲,在这一女性版中,是天才、成功的母亲的自我中心与自恋使她拒绝母亲的角色,全无母性地漠视女儿的存在;而在母亲的万丈光焰下艰难长大的女儿,绝望地试图追随或仿效母亲,无助地褐求唤起母亲的些许注意。从某种意义上说,类似故事与其说是母女故事,不如说是两个女人间的镜像关系:母亲拒绝承认、至少是漠视女儿的存在,是为了拒绝自我箭像中的母亲身份;而女儿仿效、追随母亲,则正是为了在母亲首肯的目光中获得某种理想自我的形象。这同时成就了阿尔莫多瓦的另一个游戏,一个几乎成为阿尔莫多瓦“品牌标识”的元素:在叙事结构内建立起他的影片与一部经典电影文本的互文参照关系。因此,当蕾贝卡在狱中“控诉”贝吉的时刻,她并没有历数母亲的漠视与伤害,而是“引证”了瑞典著名导演、欧洲电影作者英格玛·伯格曼的名片《秋天奏鸣曲》中的一场。

《高跟鞋》的叙事主部事实上出自三重拼贴和戏仿:双重的“母爱情节剧”及母女故事的电影版,在《高跟鞋》中成就了阿尔莫多瓦对男性中心和道德主义的颠覆与游戏式书写。故事由女儿蕾贝卡的视点揭开序幕。已经成年的女儿蕾贝卡在马德里国际机场兴奋激动地期待着去国、也是离开她近20年的母亲归来。提影机从正面中景镜头推成蕾贝卡的近景,在视觉上引导我们进入了她的内心世界,建立起观者与蕾贝卡的认同。就在国面化为蕾贝卡的一段童年记忆一或许是她和母亲在一起的唯一一段幸福记忆一之时,渐次黯淡下去的蕾贝卡正面近景镜头叠印在一张渔网之下:在此,母亲,或母亲的记忆呈现为笼罩着蕾贝卡生命的、难于挣脱的网罗。玛格丽塔岛的回忆结束时,蕾贝卡从手袋中取出并戴上母亲在岛上为她购买的一对贝壳耳环—显然,她一身乳白色的装束,正是为了搭配这对无疑十分廉价、但对蕾贝卡说来却异常珍贵的耳环。两段蕾贝卡的童年记忆的闪回之后,母亲贝吉登场了。她身着大红的套装,戴一顶极具装饰性与戏剧性同色阔檐帽。她几乎没有认出自己的女儿,她敷衍着女儿而左顾右盼的目光是在期待着蜂拥而至的记者,因为“我并不是每天都回国,也不是每天都戴着这么顶帽子!我有权期待着一点期盼!”在第一时刻,她已经深深地伤害了蕾贝卡:“我在深深地期盼着你!”与贝吉形影不离的是她的秘书、她的“守护天使”、她的传记作者玛格丽,后者甚至随时记录着她的一言一行;她将与她一起住进马德里的饭店一尽管终于回国,但在她的生活中,仍没有给蕾贝卡留有任何位置。当她看到了容颜大变的城市街道,她所担心的只是这座城市是否仍能“认出我”。

链接:戴锦华《电影理论与批评》

伊朗电影与《小鞋子》的叙事结构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1)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2)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3)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4)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5)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6)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7)

电影作者论与文本细读: 《蓝色》

《蓝色》电影理论:生命与死亡的变奏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论”及其矛盾(1)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论”及其矛盾(2)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论”及其矛盾(3)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基耶斯洛夫斯基(1)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基耶斯洛夫斯基(2)

叙事学理论与 世俗神话: 《第五元素》

《第五元素》电影理论:叙事学的基本分析类型

《第五元素》电影理论:叙事范式与批评实践

《第五元素》电影理论:类型的变奏与类型的意义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