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kaid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佩德罗·阿莫多瓦《高跟鞋》的戏仿与解构(2)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11 21:5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个颇为典型的恶魔母亲的故事,或者说是男性笔下的母女场景中的成功女艺术家的形象:极度的自恋与自我扩张,其自我充满了、准确地说,是取代了整个世界,以至没有任何空间去放置友谊、爱情,遍论女儿和母爱。于是,她的存在成为一个巨大的侵犯和伤害性的力量。当她来到了自己当年的旧居:半地下的守门人的公寓,那是贝卡与母亲一起度过童年岁月的所在,近景镜头中出现在窗边的人行道上的粉红色高跟鞋(我们将知道,那正是蕾贝卡童年记忆中的母亲)所唤起的,却只是贝吉自己的童年记忆一甚至在她的回忆中,蓄贝卡同样没有任何位置;那里(和所有地方?)只有她自己:作为一个女孩、一个女人个艺术家。直到她在街上看到了海报上的莱塔尔,得知他出演着自己青年时代的模仿秀,而蕾贝卡为了对母亲的思念而经常去观看时,她才第一次饱含情感地拥抱了自己的女儿。但显而易见,那与其说是母爱、亲情的进发,不如说,那只是不尽如意的自恋满足:在莱塔尔模仿秀的海报上,在蕾贝卡通过莱塔尔投向自己的目光中,她照见了自己,印证了自己尚未被遗忘。颇具阿尔莫多瓦“特色”的,是这亲情融融的一幕的“结局”:蕾贝卡的贝壳耳环挂住了贝吉的头发,当贝吉看清这副耳环—这蕾贝卡心中母亲的纪念时,她回忆起的,却是自己的一副同样的耳环,自己与亡夫、蕾贝卡的继父阿尔贝托的往事。又一次,贝吉的记忆中只有自己,而完全洗去了近旁女儿的身影。当蕾贝卡提示她自己的耳环有着同一“出处”时,她略感尴尬地辩解:“我怎么会忘了!时差…”这一次,蕾贝卡直接打断了她:“别做戏了!你根本不记得。”在这个恶魔母亲的线索中,贝吉不断地“做戏”,表演着一位成功的女艺术家形象。甚至当她唯一的女儿当众承认了谋杀自己丈夫的罪行(而贝吉在其中的角色无疑难辞其咎)、被逮捕入狱之时,她也仍然会光彩照人地出现在她首演的舞台上。监狱铁门沉重的关闭声直接切换为豪华剧场中暴风雨般的掌声。当贝吉极为夸张地跪下来亲吻舞台、亲吻“祖国土地”之时,阿尔莫多瓦式地,摄影机机位选在了贝吉的背后;于是,前景中是贝吉不雅的翘起的臀部,其后,特写镜头显露出地板上一个夸张的。近乎不可能的硕大唇印。于是,一个自恋、表演的场景,便被阿尔莫多瓦赋予了闹剧色彩。不仅如此。我们将看到贝吉甚至将女儿的不幸“转化”为表演“素材”,她将自己的第一首歌献给狱中的女儿,在华丽的剧场和众多的观众面前,她表演着一个她从不曾接受的角色:母亲,而且是一位心碎的母亲,一位为女儿肝肠寸断的母亲,而不顾她哽咽、却激越的歌声是否将女儿的心撕成碎片。场景的平行切换,呈现此刻狱中的蕾贝卡在母亲“深情”的歌声中欲哭无泪、欲逃无路,几近疯狂。而贝吉似乎只有在没观众的情况下,才可能片刻显真相,尽管那大都是不甚美好、或甚不美好的形象:只有制止了秘书的记录,并且落下了轿车间的隔板,贝吉才会颇为严苛地指责蕾贝卡背着她嫁给了自己的旧情人,而无视自己谢绝出席女儿婚礼、从未问及女儿的未婚夫为何方神圣的事实。尽管她在自己的生活中没有给女儿留下任何位置,但这决不意味着她可以对女儿的任何冒犯或僭越予以忽略。她可以并不汗颜地插足在女儿、女婿(旧情人)之间—一夜总会一场中,一个平移镜头展示那对昔日情人可以越过坐在中间的蕾贝卡/合法的妻子眉目传情。如果说这尚且不是蕾贝卡枪杀丈夫的最后动力,却无疑是将她推向莱塔尔怀抱——个情人,同时是母亲的想象替代的动力。因为蕾贝卡的嫉妒与其说是一个妻子的,不如说是一个女儿的。正像她在狱中对母亲的挑衅:对于她,嫁给了母亲的情人,并非恋父情结的完满,而是仿效母亲、或绝望的引起母亲注意的尝试,是她与母亲的“战争”中唯一次“胜利”。可悲的是,这场“战争”不是争夺“父亲”男人的战争,而是争夺注意力、爱的努力,它其实是蕾贝卡“一个人的战争”,因为贝吉甚至没有意识到这场“战争”的存在。而蕾贝卡入狱之后,多明格斯法官造访之时,一反舞台上那个心碎的母亲,贝吉为了保护自己而冷酷地拒绝为蕾贝卡辫护,拒绝表达自己对女儿无辜的信心;她甚至愤怒地质问法官:“你在帮助‘我们’?帮谁?反正不是在帮我!”

如果故事只是如此,那它仍并非阿尔莫多瓦的故事,而只是女性版的恶魔母亲神话新的一部。阿尔莫多瓦的影片拒绝道德评判,拒绝给出任何可以划定的善恶界限,拒绝任何一种罪与罚的叙述。在阿尔莫多瓦的影片中,弗洛伊德或曰精神分析理论不过是另一种可资借重的滥套或噱头,事实上,在他《高跟鞋》中设置了一个“原版”的恶魔母亲:多明格斯法官的母亲—位“恐病症”患者,她拒绝起身、拒绝走出自己的房间,她始终在幻想自己染上了种种绝症,以期将儿子牢牢地控制在自已的身边。但阿尔莫多瓦对此所作的“补充”是,她的儿子即使家中,也成了一个角色,一个可以随时化装卸装、从她的视野中逃逸而去的角色。可以说,充满了阿尔莫多瓦影片叙述的只是激情,无处投注的激情;也可以说,在阿尔莫多瓦的影片中不乏(如果不说是充满)典型的、所谓的自恋式自我的角色,他们/她们饱含的激情,在某种意义上是自我投注的,但阿尔莫多瓦无疑对这类角色充满了厚爱,他们/她们间或是导演/电影作者的某种自我投射。因此作为真正的叙事人影片文本中的上帝(或许说善良仙女更贴切),阿尔莫多瓦运用自己的权力,挥动魔杖去改写无望者的命运,让他们她们获得爱人也被人爱的“无名的福气”。因此,这部恶魔母亲、绝对利己主义的女艺术家的故事便与天使母亲的神话相拼贴。法官办公室中一场,事实上也是影片中母女独处的唯一场,母女间的对话,准确地说,是蕾贝卡愤怒而疯的告白,成了影片由恶魔母亲向天使母亲转换的契机。当凿贝卡告白她甚至在童年时代,便“为母亲杀人”之时,贝吉狠狠地打了她一记耳光,并且因极度震惊而发作了心绞痛,在蕾贝卡甩手而去之后,似乎一瞬间苍老下来的贝吉手抚着剧痛的心脏热泪纵横—这一时刻,她成了一位母亲,仅仅是母亲,她为自己的孩子而忧心如焚,心痛欲裂。而也是在这一场景中,蕾贝卡倾倒了她近乎一生的积怨:“我的生活就是模仿你,我们分开之后,我一直想在所有的事上跟你比,可我一无所获!”“我帮你成了自己的主人。你曾答应我,一旦自由就会和我在一起,永不分离。可你食言,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依照精神分析的逻輯,她将自此而获救。获释之后,她写信给母亲,请求母亲的原谅,表达自己对母亲不变的爱。收到这封来信的贝吉,激动地亲吻着信,热泪盈眶地低语着:“我的孩子……”此刻,她独自一人,身边没有任何观众。作为一位母亲,她不仅原谅了自己的孩子,而且还将担下她的罪名。贝吉将在法官面前认罪,并在女儿的凶器:手枪柄上印上自己的指纹。在生命垂危之际她将告知女儿如何与男人相处,如何以更得当的方式与他们分手—那是一位曾经沧海的母亲在指点、呵护若自己的女儿

这尚不是阿尔莫多瓦拼贴与颇覆的全部。在《高跟鞋》的母女场景中出现的并冷酷的母亲和无助的女儿,或慈母、孝女这类单纯的角色。事实上,一个不断颠倒的施虐受虐、迫害被害的角色关系为影片赋予阿尔莫多瓦或曰后现代式的色彩。在《高跟鞋》中,那位无助绝望地渴求、仿效着母亲的女儿蕾贝卡,同时是两度凶案中的谋杀者,个充满了侵犯与控制欲的角色。事实上,这种多重叙述、或曰内在的颠覆在《高跟鞋》的开篇处便已然显影。玛格丽塔岛上的第一段闪回结束时,童年的蕾贝卡从母亲身边跑开,沿着林间小径从景深处向前跑来,她的背后,整个银幕上回荡着母亲的呼唤之声。那全最画面中奔跑着的小小的身影再度叠印在成年的蕾贝卡近景的剪影之上,那童年的身影印在成年的莆贝卡面容的正中央。我们如果将《高跟鞋》解读为一个恶魔母亲或母女情深的故事,那么我们可以说,这是蕾贝卡心中珍藏的、有如发生在昨日的一段幸福的回忆;但从另一个角度上看,这一场景及其切换方式则意味深长:画面上,蕾贝卡逃开去,正为了引得母亲来寻找她;联系着第二段闪回可谓狰狞的内容:蕾贝卡童年时代的蓄意谋杀,第一段闪回的结尾,似乎是她内心一份深切欲望的显影:诱使母亲离开她」身边的其他人、尤其是她身边的男人,把她钉死在母亲的角色上,占有她并控制她。阿尔莫多瓦曾在一次访谈中指出:“…对于个人来说,控制欲不容否认地是唯一能够使人生具有意义的动力。”因此贝吉对法官称她惧怕自己的女儿,便并非仅仅是托词和自辩。片头处的两段闪回中,蕾贝卡还只是一个小姑娘,扎着蝴蝶结,满脸雀斑,似乎证是一个小天使般的形象。第二个闪回段落以一只充满了画面的色彩斑燥的玩具陀螺的特写镜头开始,但它所开启的却是一个谋杀场景。抱着大陀螺在门旁偷听了母亲与继的争吵(其中阿尔贝托的言辞确乎充满了男权沙文主义的意味)之后,仍然抱着陀螺的小姑娘平静地走进了父母的盥洗室,细心地锁上门,做了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我们将在此后的场景中目击更完全的版本):调换了镇静剂和兴奋剂药瓶中的瓶中物,这足以使得惯于服用兴奋剂而后驾车上路的阿尔贝托因镇静剂的作用酿成车祸。当电视新闻中报道了阿尔贝托车祸身亡的消息时,蕾贝卡快乐地坐在沙发上心满意足地吃着三眀治,似乎在欣赏自己的杰作,当她声称“妈妈会高兴的”之时,她已然使得家中的保姆深感迷惑、乃至厌恶。

链接:戴锦华《电影理论与批评》

伊朗电影与《小鞋子》的叙事结构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1)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2)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3)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4)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5)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6)

伊朗电影《小鞋子》电影语言与叙事组合段理论(7)

电影作者论与文本细读: 《蓝色》

《蓝色》电影理论:生命与死亡的变奏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论”及其矛盾(1)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论”及其矛盾(2)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论”及其矛盾(3)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基耶斯洛夫斯基(1)

《蓝色》电影理论:电影作者基耶斯洛夫斯基(2)

叙事学理论与 世俗神话: 《第五元素》

《第五元素》电影理论:叙事学的基本分析类型

《第五元素》电影理论:叙事范式与批评实践

《第五元素》电影理论:类型的变奏与类型的意义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