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访问量: 36743

音乐列表

最近访客

最新动态

赵德忠:夏日蝉鸣 2019-08-23 09:06

文/赵德忠 芙蓉初出水,桃李忽无言。夏日,正是荷花开放的季节,那高洁的美丽,点染这波光水色,在碧玉盘上轻歌曼舞,分外秀丽。 每当听到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的叫着夏天夏天带着灿烂且热烈的阳光强势登...

浏览全文 阅读(198)

文/高燕 由于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我们全家五口继1965年由北京下放涿鹿县之后,又于1969年初再次由县城下放到60里开外的偏远山区----大堡公社孙家寨大队。当时我不满6岁,两个姐姐也只有十二三岁。因此,在童年时代我就过上了下放生活。在我成长阶段里,农村...

浏览全文 阅读(57)

文/李文红 一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他是我的楼上。我们常在电梯里相遇。他有着很英俊的一张脸,可惜智商有些缺陷。 那天我到楼顶晾晒被子,看到他蹲在围墙根那儿,认真地摆放几盆兰花。看到我,他愁肠百结似地站起来说:这些花快开了,放在这儿比...

浏览全文 阅读(85)

文/韦晓明 一 天很蓝,蓝得让人心颤;云朵很白,白得如同水洗过一般。山麓上、河畔旁、树梢头,一簇簇五色经幡在微风中轻轻飘动,让人真切地感到这里是个迥异于他乡的神奇之地。汽车驶下一段长长的坡道,傍着金川河继续南行,又转过一个山口,金川河谷里开得...

浏览全文 阅读(140)

文/侯志霞 一只慢虫――这是对我最好的定义。 首先说说慢吧!慢是相对于快而言的。印象中,我几乎想不起自己有什么可以称为快事儿的经历,总之,一直就是慢。我娘亲因为我的慢,常常无奈地感叹:这闺女的性子怎么就一点儿不随我呢!每次听到娘亲这般感叹,我...

浏览全文 阅读(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