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访问量: 36743

音乐列表

最近访客

赵德忠:夏日蝉鸣 2019-08-23 09:06

文/赵德忠 芙蓉初出水,桃李忽无言。夏日,正是荷花开放的季节,那高洁的美丽,点染这波光水色,在碧玉盘上轻歌曼舞,分外秀丽。 每当听到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的叫着夏天夏天带着灿烂且热烈的阳光强势登...

浏览全文 阅读(198)

文/高燕 由于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我们全家五口继1965年由北京下放涿鹿县之后,又于1969年初再次由县城下放到60里开外的偏远山区----大堡公社孙家寨大队。当时我不满6岁,两个姐姐也只有十二三岁。因此,在童年时代我就过上了下放生活。在我成长阶段里,农村...

浏览全文 阅读(57)

文/李文红 一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他是我的楼上。我们常在电梯里相遇。他有着很英俊的一张脸,可惜智商有些缺陷。 那天我到楼顶晾晒被子,看到他蹲在围墙根那儿,认真地摆放几盆兰花。看到我,他愁肠百结似地站起来说:这些花快开了,放在这儿比...

浏览全文 阅读(85)

文/韦晓明 一 天很蓝,蓝得让人心颤;云朵很白,白得如同水洗过一般。山麓上、河畔旁、树梢头,一簇簇五色经幡在微风中轻轻飘动,让人真切地感到这里是个迥异于他乡的神奇之地。汽车驶下一段长长的坡道,傍着金川河继续南行,又转过一个山口,金川河谷里开得...

浏览全文 阅读(140)

文/侯志霞 一只慢虫――这是对我最好的定义。 首先说说慢吧!慢是相对于快而言的。印象中,我几乎想不起自己有什么可以称为快事儿的经历,总之,一直就是慢。我娘亲因为我的慢,常常无奈地感叹:这闺女的性子怎么就一点儿不随我呢!每次听到娘亲这般感叹,我...

浏览全文 阅读(126)

看到村里大人们架鹰牵狗到雪地上抓野兔、下套子逮野鸡,一群屁孩遂闲扯起啥野味好吃。聊到老鸹,年龄稍大的三来说老鸹肉不能吃,酸的。我们瞪大眼睛,问他为什么。他颇为得意地说,老鸹成天吃酸醋溜,肉能不酸吗?三来平素里学习好,满巷子的大人们都说他是...

浏览全文 阅读(108)

跟着母亲到东坡华一道的地里拔草,其实也帮不上多大忙,蒺藜刺手,尖草难拔,更多的时候只是虚晃一枪,做做样子。我的目标是地圪塄上那些锤锤弹弹的欧李。 地圪塄上的野草连成一起,长得比庄稼还茂盛。母亲伸伸弓腰,拭去额头的汗珠,扭转身子告诉正在寻找欧...

浏览全文 阅读(68)

堡墙根长满茂盛的青杞,熟时一片通红,煞是好看。禁不住偷偷地摘来尝,那叫一个苦,呸呸直唾。后来,母亲告诉我,有些野果是不能随便吃的,看着好看,实则有毒。缘于此,对一些不甚了解的野果,我是绝不敢再轻易摘来吃的。红菇娘,也是因为太苦,一度被我认...

浏览全文 阅读(187)

巧瓜 东坡的地圪塄上野草丛生,巧瓜和酸麦麦、马莲犄角等一众野果,芬芳了懵懂少年的心田。 名称里有一个瓜字,但巧瓜并不大,短的一二厘米,长的五六厘米,指头般粗细,与有着修长身姿的黄瓜、丝瓜没得比,更不用说小瓜子(香瓜)、西瓜这些圆乎乎的大块头...

浏览全文 阅读(157)

文/黄静泉 有一句歇后语:打着灯笼拾粪找死(屎)。这话多数是骂人的。但大粪不是人人都讨厌,农民就很喜欢。农民说,没有大粪臭,哪有五谷香? 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和农民的庄稼地紧挨着。走出居民区,放眼望去,就是无边无际的大野地,大野地到了春天就种上...

浏览全文 阅读(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