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kaid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名家散文 > 列表

名家散文_名家散文欣赏_经典名家散文_名家散文精选

  • 文几方||丑蛋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7-17 20:29:27

    丑蛋不丑,长得漂亮。五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到医院一查,才知道,不是说话晚,是个哑巴。 丑蛋不会说话,喜欢笑,傻乎乎的。调皮的,叫他傻蛋。 二十来岁的时候,丑蛋老追着村里的小媳妇、大姑娘跑,小媳妇、大姑娘跑不动了,弯着腰喘粗气,丑蛋就盯着小...

  • 梵·高:新的朝圣之旅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7-17 12:41:41

    世界何其大,路在何方? 你不相信,没有路。 伤口是一盏灯,荒凉里有一缕光。不再回望,去大教堂滔滔不绝。你蓦然发现,纸和笔,在对你发出亲切的呼唤,让那种虚幻的舌教去见鬼吧! 从你的天性中采矿,目迷五色。一支画笔,打开了你头上的天空,一扫雾霾,天...

  • 魏国花 | 浅墨素笺,淡守流年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7-12 19:18:45

    原创:墨上尘事 一个静谧的午后,时值浅夏,阳光不强不暗,空气不湿不燥。放下手边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沏一盏香茗,看着这些纤巧的精灵被注入沸水的那一刻,优美的身姿上下舞动,尔后再慢慢舒展那柔软的身体每每这时,便忘记了世间所有的烦忧! 刚刚沉浸在...

  • 岳德彬:必须经历的苦夏 - 暴雨的声响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7-09 18:52:58

    还没来得及收完晾在院里的衣物,夹着冰粒的暴雨便把我弄成水柱。 不像发廊优雅的按摩,不是杨柳风杏花雨两情缱绻。蓄积太深的郁闷,凝聚为战马铁蹄,滂沛,滔滔。冲过天的闸门山的关隘,急急赶来刷洗人间。 我的心,同暴雨一道挟风而起,左冲右突,泥浆四溅...

  • 岳德彬:必须经历的苦夏 - 雷鸣.电闪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7-09 18:52:29

    软风打湿眼睑、花儿们抢购色与香的时节,我就开始等你夏至。 等你,等一天之中,白天的喧嚣缩短尺寸,逐渐加厚的黑夜,有利于沉思。 我更需要随之而来的雷鸣电闪 需要来自高天的一声吼叫,让沉疴的枕头来一次离床三尺的跳高。板结的思维,还有血液封冻的心,...

  • 谢永红||《雏吟集》序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27 16:41:29

    ●谢永红(四川) 中华诗文,源远流长。古有《诗经》,为民间流传之总汇。屈原以楚辞开创个体写作的先河。人类的童年时代,先秦散文以其恢宏阔大之气创造了中国散文史的高峰。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两汉辞赋,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民国至今,文化艺术百花齐放...

  • 矫永生 | 衍生的高雅殿堂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27 13:57:08

    原创:墨上尘事 如果让我选择最喜欢的一部戏剧,那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梁山伯与祝英台》,是我看到最早的一部彩色戏曲艺术片。那跌宕起伏的情节,优美的唱腔,行云流水般的表演深深镌刻在脑海里。最初电影村村连放,不管远近,都场场不落。到有了收...

  • 李景宽|“啤酒桶”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22 17:30:51

    写完《老大》,就在心里酝酿写他。可是,题目把我难住了。终于,今天萌生出《啤酒桶》这个题目,于是立即敲键盘,一气呵成。写缅怀性的散文,我不愿意太沉重。 剧作家刘国勋 我笔下的这位啤酒桶,只因他太能喝啤酒,方得此雅号。 他一顿喝啤酒二十四瓶像玩似...

  • 蒋建伟【玉】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5 09:23:20

    文//蒋建伟 走到江边,雨说来就来了,迷迷瞪瞪,细密,好像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坡上有书院,而坡下,正在破土施工,红土里纵横着一道道车辙,盛满了一捧一捧的水。我们高一脚低一脚走在烂泥地里,吴朋友向上指了指说:叠山书院到了。 周遭一片泥泞,我们用...

  • 张晓峰【短翠疏红自风流】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5 09:20:46

    张晓峰 这是一片难以一语定义的土地。质朴与豪放并生,粗砾与野性同旋,许久许久那片文学的云锦只在外方游移焕彩,迟迟不肯雨润这片山河,偶有几篇诗文草成尚未行远就倏然归于沉寂,及至新中华降诞,文曲之耀才真正普照凤山凌水。或许这多少有些令人讶异。...

  • 周紫薇【挚友】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5 09:19:54

    周紫薇(阜新) 伟是我的挚友,虽然叫个男孩的名字,但她却是一位温柔娴静美丽的女人。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浓密的剑眉、一双典型的会说话的眼睛、端正挺直的鼻梁、甜甜的嘴唇配上两排整齐的皓齿谁都得承认,她确实是个美人! 我和伟相识是在二十年前,那时...

  • 沙洲子【茶悟】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5 09:18:43

    沙洲子(辽阳) 喜欢看茶舞,喜欢闻茶香,喜欢各种各样的茶具,喜欢品茶论道,喜欢与茶有关的一切。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加喜欢茶带给我的对生命的理解和顿悟。 有人说茶的一生有三次生命。第一次生命来自第一颗种子,发芽破土,到开枝散叶,遇见合适的泥土、温...

  • 梅子酸酸|弯角地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4 16:38:15

    梅子酸酸 弯角地是包产到户后,集体分给我家的包产地,一条小河的上方,一座山的中间,在太阳落山的西边。太阳落山时候的弯角地很显眼,村里其他地方都暗下去了,只有那座山那片地是明亮的,柔和的橘黄色的光笼罩着。那个时候,要么母亲,要么我,要么我和母...

  • 行草 | 林区纪事之刘犟眼子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4 16:35:51

    // 林区纪事之刘犟眼子 // 刘犟眼子姓刘,人人皆知。叫啥,没人知道了。 山东大汉,腰圆膀阔。森调队砍线测树,他非跟树站一块儿,远远地梗着脖子,让人给比划比划个头。测高仪瞄准头顶,曲指一勾,一米八五。 无妻无子。五十岁时候,单手一抄,还能夹起装了...

  • 彰义门 | 叶氏恭绰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4 16:34:41

    提到叶恭绰,旧时文化人没有不知道的。右派。祖籍广东,生在北京菜市口米市胡同,在这里长大。 祖父兰台(南雪)为清末翰林,曾官户部郎中、军机章京。父亲中年早逝,在祖父膝下长大,自幼聪颖,少年时即有佳句名世。京师大学堂仕学馆毕业。留学日本。 清末历...

  • 闫杨虎|六月,我们必得有这一场告别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3 19:22:15

    窗前,玉兰已经开过,飘散的香馨不知你有没有来得及记取,大朵大朵的粉白就已成记忆。一年一年的时光,一团一团地被我们抛在了身后,望望很美,可是却再也无法捡拾,永远地贴在了童年少年来过的路上。 长大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无法抗拒,不如渴望。 满树婆娑...

  • 周乐凯|走进赵州桥的传说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3 19:21:26

    儿时我经常听到这样一首歌谣: 赵州石桥什么人修? 玉石栏杆什么人留? 什么人骑驴桥上过? 什么人推车轧了一道沟么,依而呦。 赵州石桥鲁班爷修, 玉石的栏杆圣人留。 张果老骑驴桥上过, 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欧,呀而呦。 这首在中国河北民间口耳相传、家喻...

  • 张引娣|夫子洞前话夫子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3 19:20:33

    写下这个题目,我有点犯难,不知从何说起。因为,夫子那么伟大,我怎可写出他的一角?可是我千里迢迢,来到泗水之滨,只为追寻他的足迹,瞻仰他的风采。 他,是个什么家?当老师抛出这个问题,我头脑中理所当然地想到自己平日里给孩子们说的:教育家、思想家...

  • 李昌静:王家岭的变迁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3 16:55:54

    李昌静 王家岭,一个美丽的农家大院,曾演绎着一个美丽的变迁故事。 这个农家大院,有三排长长的瓦房,分别靠着三座小山头,呈品字形状。两边翠竹林立,中间茶树点缀。大院住有十几户人家,他们共饮一井水,共享一水沟。其乐融融,热闹无比。 水井旁就是水沟...

  • 散文 | 赖秀锦:我是木匠的儿子 栏目:名家散文   时间:2019-06-13 16:54:57

    赖秀锦 如果可以,我愿永远做木匠的儿子。 起火了!哎呀,起火了!隔壁的大婶嚷道。一台父亲刚订做好的书桌不小心被我烧得面目全非。起火原因是我在书桌上玩蜡烛。据说材料是上等马尾松。闯祸了,我知道自己将面临一阵拷打。乱了阵脚的我如脱兔撒腿跑,藏到...

美文阅读网